Navigation menu

来源:未知 责任编辑:admin

兴桥之雅_吉安信息网

  在吉州区兴桥镇丁塘古村刘氏总祠的中堂,供奉着“天下君亲师”的牌位,村民家的香台上挂着“天下君亲师”的血色条幅。中原自古把教练与天下、君王、祖先等同起来,一齐祭祀,堪称一绝。

  村子有古私塾、义学八所,皆由族人捐修,感触子女,并对贫困学生免费盛开。学塾出格配建的坐北朝南、临水倚楼的“教员住屋楼”,南邻古樟林立、波光粼粼的壮阔河水,北靠犬牙相制、气概恢宏的古墟落。更令人称奇的是,古村南侧因果寺前的惜字塔。塔高两三米,青砖勾缝,3级4面,每甲等每一边都有一个供点燃字纸的方形炉口。塔侧青苔密布,塔顶绿植青翠,强悍的树根肌肉般扎入砖缝,苍劲有力,排泄着几百年的沧桑工夫。

  惜字塔,也叫焚纸楼、焚字库,始建于宋代,元明清时最盛。前人把字纸与经文等同,对文字的尊重和教员的尊敬知道无遗:“人间字纸藏经同,见者须当付火中。或置长流清净处,自然福禄永无限。”“为父兄者要教化后辈,戮力勤学举业,取功名,要尊师礼,弗成腌臜文房四宝。”

  “天下君亲师”是一种敬拜,更是庐陵国民对圣者,对雅士的拥护和膜拜;“惜字塔”,是一座文塔,更寄托着庐陵子民对雅学的志气,和改变运路,成为文人雅士、报效国家的巨大梦想;“教练室庐楼”是老师宽解感染的立身之所,更是人们垂青雅士雅学、崇尚文雅生活的心灵布置之处。

  兴桥镇钓源古村是北宋政治家、文学家欧阳修的儿女和本族聚居地。从兴桥镇往西几公里,右拐,参加十里钓源大路樱花长廊。长廊两侧,一棵棵樱花树像一个个少女,亭亭玉立,粉白的衣袂绵柔迤逦,仿佛从天际飘来,非常震动。微风吹来,绿涛中小舟往往的花朵,娇态万状,温柔地飘落下来,彷佛彩色的蝴蝶轻歌曼舞,给大地铺上一层粉白相间的地毯。十里樱花,芳菲绮丽,阵阵雅香扑鼻而来。

  穿过樱花长廊,“S”形的山脊中,雄壮圣洁的钓源古村身着古典的长裙,姗姗而来。欧阳氏总祠,畴前厅到中厅、上厅,依次超过两三级台阶,建修精粹、罗列纯粹却端庄肃穆。站在上厅的最高处,环视大厅,敬畏之情油然则生。因雅美赢得雅颂的豪情四溢、热血汹涌,族人的精神在这里博得交汇、协调、净化和洗礼。

  总祠的前厅有一口大天井,上厅两边有两口小天井,都是正方形,组成了一个大大的“品”字,而院落上方的三个檐口,也组成了“品”字。举头是“品”,折腰也是“品”,雅致灵巧的“品”字包含着爱戴、反省、自励、自强。生生不息的钓源古村,自古就把“负责德行、防备人品、谋求品位”作为立身之本。

  节忠第牌坊三檐单门,坊前的朱璎珞柏郁郁葱葱、屹立苍劲;坊后,明朝礼部侍郎钱谦益所书的“存礼堂”,彰显礼节礼仪,精细高超。牌坊反目“节忠第”三字的正下方,匾牌“父子考取”、“昆仲连科”笔力丰裕,“忠义寸心足千古,文章二字值令媛”的楹联途尽人文灵魂。牌坊正面题有“作品世家”,两侧是“九成笔墨无双品,八代著作第一家”的对子,“耕读传家,崇文重教”的文雅家风,吹遍古村的古远、今世和一草一木。

  民居群中,安稳的小途上,青石板铺就的喇叭巷,前窄后宽,“下雨不湿绣花鞋”。应对风水,大门斜立,“歪门邪道”在这里给与了新的雅念和遐想。石门柱、石门框、石台阶、石晒台、石凳,石雕、石刻,砖饰、砖雕,古远厉峻,雅景处处可见。青砖勾缝的“清水墙”,干干净净、清澄清雅;两层屋顶的“沉檐”,晴有阳光,夜有星星,雨有听水,雅趣盎然。房门上红底烫金的对联“忍能居九世,恕可处一生”,述途族人筑身自好的雅路。好一派古朴、幽深、永久、怡人、幽雅的风物。民居室内,木雕、木刻、彩绘、镏金字画,熠熠生辉,让人收视返听;欧阳修的大沱石砚、苏东坡的端砚、四库全书馆总裁曹秀先的青花瓷联“一榻清风书叶舞,半窗明月墨花香”,和明代祝枝山手书的楹联“灯火夜深书有味,墨花晨湛字生光”,无不重透着钓源人惜墨如金、勤读善学的雅学家风。

  四面排水歇山式屋顶的八老爷别墅,中西关璧、蔚为壮丽。一反“前庭后院”的中国古板,前院如此壮阔,桂花四时飘香。楼顶合计榫接而成的穹隆形藻井,以糯米石灰砂浆铺于楼板划成方格现代版的“地砖”,雅艺成辉;从非常灵巧的“明暗两沟排水”,到无与伦比的“太极八卦”修筑构造,从高雅的兰灰勾缝到广大的风火马头墙,从风雅的墨砚到风雅的碑铭匾牌,从灵活的小凳到奇妙的大床,从细琢雅秀的窗花到精雕优美的藻井,伎俩如此登峰造极,雅风舒缓而来。民居、祠堂、照壁,陈腐的墙壁上爬满了青藤、绿萝,跳着舞,轻声吟唱。

  每年春节,来宾拜年,主人先端上七种茶点,摆成七字盘,用瓷器茶杯泡好茶水,请客品德茶。中餐,主人端上热汽腾腾的九个小碟腊味,捧上酒水、面食、米果,陪宾客喝酒、叙旧。晚上才是正餐,八人一桌,十大碗菜,格外丰富、异常热闹。七种茶点、八人一桌、九碟腊味、十大碗菜,都是大数字,含义吉祥、深刻。“雅”字当头,流淌在兴桥人的血脉。

  镇东的石语荷园,苍翠清澈的池水、叶青花艳的荷花与瘦骨嶙峋、精神充沛的太湖石在这里珠璧交辉,冰清玉洁中或灵秀飘逸,或浑穆古朴,或凝浸寂静,文士风骨、清澄悠雅一览无余。雅致的兴桥人,底细细密,看起来闷不做声的石头,所有人都能与之对话;朱自清笔下的《荷塘月色》都亏损,用“荷园”来扩张胸中雅念。否则,如何叫“石语荷园”呢?